老相识 之怀念秦三两

类别:遇见

浏览:287

留言:0

Tags:老相识

  秦三两大名秦浩,我们都叫他老秦。他,永远活在我心里!

 
  秦三两是个好人,洛宁有句名言:男人吃喝嫖赌不算啥,只要正干就行。这句话用在三两身上最贴切不过,当然我说的是那四个字的前半部分。
 
  秦三两是个好人,我曾经睡过他,还拍了照,祼的。去年一起去成都的时候,一个星期我们都住在一起,是他主动要求的。
 
  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我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但我一直认为这是句名言。
  秦三两死了,在去成都的火车上,因为一瓶酒,一个崭新的秦四两出现在我和大张面前,当然某些地方还是旧的。至于旧的东西有没有什么新的变化我不能盲目下个结论,这需要问问我三儿子他妈,也就是曾经的三两和现在的四两他媳妇。
 
  认识三两很久了,久到我想不起来第一次遇到他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当时有什么人发生过什么事。当然,那个时候我也没想到有一天我能睡了他,还睡了一个星期。
  跟三两喝过无数次酒,他醉的时候多一些,我说的多一些已经十分给他量的面子了,因为没有人叫我二两。印象里他喝醉了最牛叉的一次是他家楼下的满地花盆,那天晚上送他回去后我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我说:三两,我那个你嘴。然后他就生气了,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生气就生气了砸花盆干什么呢?而且还是自己家的。在这里要给三两道个歉,说真的我确实没想过那个事!
 
  三两还很年轻,但是看起来很老,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从面相上看小小年纪的他早泄。哦,错了,应该说从面相上看小小年纪的他早早的就泄顶了,也就是脱发。
  我在想,是不是明年他生日的时候我跟小媳妇商量一下,几个人一起送他个套子,那样他就可以去演个那啥。晕,又错了,三两对不起~~啊!假发套子,等我写完校对的时候改一下,错了的地方保证不让别人看见!
 
  三两对吃的文化研究的博大精深,会做很多菜,不过大多数时候做这个字主要表现在嘴上。偶尔做一次,实是求是的说味道还是不错的,得到过很多人的批评。这个批评的人主要是大张,大张这个货我都不好意思说,十分好吃,吃完还有一肚子意见,饭前洗个菜饭后收拾个碗这些事从来不干,这一点很有我的风范。
 
  三两是个很专一的人,据考证在他还流着鼻涕条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芳芳姐姐,为了实现他不可告人的下流想法他想了一个十分下流的办法,拔芳芳姐姐自行车的气门芯。据说那个时候大家最常看到的就是如下场景:
  芳芳姐姐放学,走到自己心爱的自行车前,拿出车钥匙,左手轻轻按住裙子,慢慢蹲下,开锁,而后惊呼一声:啊!又没气了,那个13干的?
  此时,三两同志一定会幽灵般的出现,深吸一下挂在上嘴唇边上青翠欲滴的两条鼻涕,说:啊!谁干的?我寻人打死他!然后从裤兜里掏出右手,摊开,对芳芳姐姐说:XX牌气门芯我带有,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泡妞必备小玩艺,走,我们去打胎!
  以上场景一再重演,最后的事实证明这个下流办法还是有用的,某天晚上,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芳芳姐姐依偎在三两怀里说:秦,今天晚上的月亮真圆啊!三两轻轻的吻了一下芳芳姐姐的长发,说:不是是球!
  正所谓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两个月以后,三两和芳芳姐姐结婚了...
 
  到这里就写个结束吧,要结束的原因是怕三两看到生气了,找大张那个货一块来喝死我!
 
  我没有几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三两也不能算是我的朋友,在我心里他是个哥!这一点和芳芳姐姐没有关系,虽说他儿子管我叫爸,真的没有关系,不解释...
 
  三两是个好人,他一直活在我心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