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忽忽过,好象烟花啊

小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刻章,小张说老张不在了,平静的语气让人以为老张就是他交情不深的朋友或是同事。七八年前一个冬日的下午,小张找...

网恋的时候你是谁?

2015年3月28日,老高发了最后一条公开朋友圈:以前,今天是你的祭日,以后,是我们的。从那天起,老高活我的记忆里,成为死活...

梦,昆哥

天快亮的时候上了个厕所,小便有些发黄。回床上又小睡了一会,竟然梦见昆哥了,昆哥穿红色黑边的短裤背心,下身一双丝袜,意气风发的站...

梦,老孙

昨晚梦见老孙了。老孙是枚少妇,风韵犹存,身材不错些许姿色。梦境里老孙穿件白色有小碎花的连衣裙,我们喝了些酒,老孙说她头晕,我坐...

七夜 一

十一月二十七日星期日晴一早上起床的时候我决定回洛阳,思念象这个季节的寒风一样刀刀穿过肉体刻在心上。微信上我告诉佩,说我买了...

月梦

  昃,夕阳西下,满天红霞。  余辉撒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远处,山倒影水相映。  江岸上随风摇曳的芦苇后面有袅袅炊烟升起的远处...

老相识 之怀念秦三两

  秦三两大名秦浩,我们都叫他老秦。他,永远活在我心里!   秦三两是个好人,洛宁有句名言:男人吃喝嫖赌不算啥,只要...

老相识 之又见优优

  初识优优是因为一个和褥子有关的故事,相熟的一帮朋友都知道,因为隐私问题就暂且不表了。   理论上来讲优优算是我某...

那个,老徐家的小徐

  一九九五年初夏的一个傍晚,我从水房出来,肩膀上搭着还在滴水的毛巾,右手拿着唯一可以遮羞的脸盆。&n...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