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刻 将进酒

李白在五十一岁的时候写下了这首诗。我想,在酒精的作用下,李白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忘掉了这几十年间的悲喜离合,抛开了俗世的纷纷扰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