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回到1986

类别:昔时

浏览:285

留言:0

Tags:1986

      1986年的夏天我上完了小学一年级。我不太记得期末考试的语文成绩,但数学我记得很清楚,4.5分。

      那是三十一年来无数次考试中分数最低的一次,这个分数一直记在我心里。但我还是顺利的升入二年级,在学校围墙边的一个教室里开始了我的二年级生活。

      那个时候,当教师的母亲每个月能领到一些煤油。每到晚上,黄豆般摇曳的灯光下,我看书,母亲批改学生的作业。睡觉前抬起头,总能看见母亲的背影。

      说实在的,童年的记忆里,对于父亲我没有太多的印象,他好象有一块手表,还有一辆自行车。我记得那一年秋天他买了很多苹果,放在我床头的柜子里,很甜,一直吃到过年。


      1986年,那个时候爷爷奶奶都还健在,70多岁的年纪。二十多年以后的现在,爷爷的严厉,奶奶的慈祥早已成为心底温暖的回忆。

      那一年春天,爷爷抓了两只兔子,一白一黄,养在用木条做的笼子里,秋天的时候兔子长的很肥。老屋里,奶奶把兔子炖的很香,闭上眼想想那天我吃肉的样子,很贪婪很欠揍。


      百度上说,1986年的时候汉城开了亚运会,天朝得到94块金牌。那一年,邓爷爷说要抓党风,要让社会风气好转,说要狠狠的抓,一天不放松的抓,可现在呢?


      过了洛河桥一路往东,再有五公里的距离,一个不大不小的村落里,我的童年在那儿渡过。儿时的记忆里,那是一个充满欢乐和温暖的地方。

      离家不远的西边有我们家的一块田地,再往西边有一条河,那个时候河水很大,我在河里抓过鱼,逮过螃蟹,赤身裸体的洗过澡。现在,河水早已干涸。

      那一年,我好象去割过麦子,印象里有一片片金黄的麦浪。


      1986年,姐姐12岁。

      母亲每个月好象给她三块钱的零花,她会买一些很香的豆腐乳,现在想想,真的很香。

      那一年的冬天,我们俩一块写的作业。她上初中了吧,写的英语单词,很工整。

      那一年,父亲送给她一个小巧的手电筒,还有一根让我很羡慕的自动铅笔。


      那一年,我好象有了第一个圈笔刀,是个红色的龙虾,二姨夫买的,还有十根中华铅笔。用圈笔刀削出来的中华铅笔每一面都有圆圆的痕迹。


      1986年,一毛钱的瓜子可以装满我的四个口袋,咸咸的香,一个下午就那么过去了。

      1986年,我在母亲自行车的后座上,每个星期回一次家,每一次回家奶奶都会煮几个鸡蛋。

      1986年,我认识很多字,过完春节的时候我开始看一本叫作三国演义的书,那个时候很多人都说我是个大学生的料。

      1986年,秋天老屋院子里的枣熟了,红红的边,很甜。

      1986年,我坐在父亲的脖子上看了一场电影。

      1986年,我将近7岁的光景...

        2011-11-2 05:0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