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忽忽过,好象烟花啊

类别:随手

浏览:341

留言:0

Tags:美文老相识朋友那个

小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刻章,小张说老张不在了,平静的语气让人以为老张就是他交情不深的朋友或是同事。


七八年前一个冬日的下午,小张找我喝酒,那时间我跟他还不是很熟。按他发来的短信敲开他家门的时候,小张与一小老头已经开喝了,小张指指老头说,这是老张,然后指指我,说,爸,这是我朋友,小师兄。

老张很是热情,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说,来来,坐!随手倒了杯茶给我。

我惊讶的看了看小张又看了看老张,然后接过老张递过来的茶杯坐了下来。


三个人两瓶酒喝完的时候,老张搂着我的肩膀说,走,伙计,咱吃饭去。


老张退休前是个片警,走街串巷那种。

下午下班时偶尔会在熟识的街坊家吃个便饭喝两口小酒,后来因为这个事受过处分,局里开大会时当众念过两页纸的检查。


小张说,老张你混的不行,干一辈子警察退休了还是根吊毛。

老张说,你龟儿子晓得个卵子。

我问小张,你爸是四川人?

小张说,就会骂人这一句,其它全忘了。

老张指了指小张:他爷爷是宜宾的,就是产五粮液那地方。

小张说,你喝过吗?

老张摇摇头,说酒到胃里还不都一样,喝多了都晕。


前年冬天老张病倒了,我去医院看他的那天风很大。医院门口买了个花蓝拎到了病房。

老张看了看花蓝,说孩子你来我就高兴,买那东西干啥,不能吃不能喝的。

小张接过话说,改天来拿瓶酒,惦记你几天了。

我说行,来瓶五粮液吧。

老张摆摆手,说:等叔出院,你俩龟儿子不是老子对手。


差不多两年时间里老张都在病房里渡过,日复一日。上次去看他的时候已经瘦到皮包骨头,见到熟人,只有抬抬手指的力气了。


老张火化那天我拿了只海碗,一瓶五粮液刚好装满,点燃的瞬间淡蓝的火焰伴随着酒香四溢……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