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相识 之又见优优

类别:遇见

浏览:177

留言:0

Tags:老相识

  初识优优是因为一个和褥子有关的故事,相熟的一帮朋友都知道,因为隐私问题就暂且不表了。
 
  理论上来讲优优算是我某些方面的师傅,至于那些方面你完全可以用跳跃式思维展开想象。
 
  优优是小张的媳妇,在小张面前除了尽到媳妇的家暴义务之外也会行使长辈权利,因为这些小张同志在一段时间之内成为了朋友们口中玩笑的对象。
 
  说实在的,其实优优是个好同志,一个狠有上进心的优秀女青年,通过参加自学考试和去驾校学车时晒的象个非洲少数民族这两方面已经表现的淋淋尽致。
 
  我们经常会在一起开些玩笑,或荤或素,或俗或雅,但大多数都和2005年某一天晚上那根鲜艳的红萝卜有关,优优同志从不反驳而是顺口接下,偶尔接不下来的时候会桃花满面的微微低头害羞的说:讨厌!
 
  有差不多一个月时间没有见过这帮老友,下午时偶尔遇见,看着优优深情的小眼睛,我知道那里充满相思,只是有小张在不好表达。我仔细的用眼睛研究了一下优优的肚子,依然平坦如上次见面时一样,旁边小张的肚子倒是大了不少。我用水瓶指了指小张的肚子,有句话最终没有说出来,据说现在医学发达到可以把受精卵植入到男子的肝脏里慢慢发育成长,难道已经开始普及了吗?
 
  去年下半年的时候优优不再让小张喝酒,说要深挖洞广积粮封山育林造个下一代,朋友们邀小张几次无果。后来听说小张同志把最爱的卤肉也戒了,可见决心之大。
 
  我说:这个肚子杂就还没有变化呢?
  小张:这事得精益球精!
  优优:得精神愉悦对行,要不不太好,你有啥好办法吗?
  我说:那我得想想。
  优优:小韩说让我们俩去她家新床上试试看精神能愉悦不能。
  我说:有了,晚上时候你们俩个可以拿鸡毛,身体愉悦的同时互相用鸡毛挑逗对方脖子、腋下、肚子、脚心等敏感部位,这样肯定能愉悦!
  优优在我刚刚把话说完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一瞬间,天雷滚滚...我,当场石化了。优优说:那笑类都弄不成安!...弄不成安!...不成安!...成安!...安!...
 
  等我从石化状态中醒来,优优和小张早已不见,我摇了摇头,确认刚刚遇见优优确实不是个梦,可是人呢?难道买鸡拔毛去了?我想给优优打个电话,想告诉她没有鸡毛其实逗猫棒也可以用,想了想还是算了,毛爷爷告诉我们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再说了愉悦这种事做为一个伙记确实帮不上忙。

  写到这里,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样来写个结束。可以互相肆无忌惮玩笑的友情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替代的,但愿这份情怀可以很久很久...
 
  优优,我想告诉你,你一直在我心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