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印象 一


  老柳在出站口接的我,拥抱过后递了个牛皮纸袋过来,说:阮老二的烧饼,热的。

  我接过来咬了一口:我操,还是那个味,真他妈香。

  走,中午包谷老烧伺候你。老柳揽过我肩膀。

  等会儿,等个姑娘,还有半小时到。我抬手看看表。

  那儿约的?还跟你不一路。

  重庆,网友。


  老柳拿警官证带我从候车室到了站台,说这样接姑娘显的殷勤,我问他最近没少睡吧?老柳回睡个毛,你嫂子管的严。

  扯呢?吃个饭能带七个姑娘,还他妈嫂子管的严!我呸!

  那他妈还不是为了招待你?

  招待我?招待的我一天醉三次,姑娘玩谁了你当我不知道?你就一禽兽,禽兽知道不?

  老柳踢了我一脚:你酒量小也他妈怪我?


  闲扯间有高铁靠了站,穿白色连衣裙的林芝下了车远远走了过来,我拿老柳的警官证在她眼前晃了下,说:小姐,我怀疑你身上有违禁品,请你配合搜个身。

  林芝摘下墨镜诧异的看看我,扑在我怀里,在我耳边轻声说:叔,我想你了。

  我拍了拍她的背:叔今晚归你了。

  老柳咳了两声:注意点形象你俩,走了。


  车子沿清江河一路奔驰,过了黄石桥穿过舞阳坝拐进州委大院,看着门口敬礼的哨兵我有些尴尬,说:老柳,咱能换一地住不?

  不换,等会吴排长还陪你吃饭。

  尼玛…你知道尴尬俩字杂写不?

  看那儿,小吴等着你呢。老柳指指州委招待所。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6.4 Valyria

  七夜 | 7Night.com

七夜.7Night.com. 豫ICP备13013029号-2

本站内容除【摘抄】【悟禅】外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